纪晓岚和和珅是什么关系

2019-4-16 10:41:00  来源:趣历史   我有话说 

  

纪晓岚和和珅是什么关系

纪晓岚和和珅是什么关系

  当谈到历史上的两个大人物——纪晓岚和珅时,人们会想到戏剧《铁牙铜牙纪晓岚》的情节。然而历史上纪晓岚和珅的真正关系如何呢?事实上,他们的关系就像知己一般。从许多方面来说,年轻的和珅为人处世外向活泼泼辣,年老的纪晓岚从年轻的和珅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而他讽刺的结果是在他自己为卢复明的腐败事件通风报信后受到了重大打击!看到和珅,就像看到自己年轻时!因此,年老了逐渐克制和圆滑的纪晓岚总是善意地提醒乾隆非常喜欢,年轻的和珅,不要犯自己年轻的错误。在生活中,更多的是和珅对纪晓岚的关心,在人际关系上,更多的是纪晓岚对和珅的帮助。可以说,当和珅与他人发生矛盾时,纪晓岚是乾隆皇帝委派的调解员。
  人过中年的和珅有喜欢他乾隆皇帝的支持,事业越来越顺利。因此,渐渐地,他越来越习惯于处理,忘记自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而他这样做不仅给自己的树敌更多,也给乾隆皇帝带来了很多不便。在这种情况下,纪晓岚因为他在学习和行为方面的威望很高,经常成为乾隆皇帝任命的调解员时调节和珅与其他人的矛盾。在这中间,最典型的是在乾隆六十年来会试过程中的王以鋙、王以鋙兄弟考状元的过程。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乾隆六十年会试过程中王以鋙、王以鋙兄弟考状元一事,是官场内部深层派系的经典案例。
  参与这次事件的人是纪晓岚的曾经老上级和珅,另一个是以正直著称的左都御史窦光鼐。这件事的原因是:王以鋙、王以衔二人为同胞兄弟,原籍安徽休宁,,后到“寄籍‘’浙江居住。“寄籍‘”是由于各种原因长期离开原来居住地到外地居住的,因此兄弟俩属于外地籍贯。王氏兄弟刚刚步入中年,就已顺利地通过了“童子试”和“乡试。1795年春,他们二人结伴来到京城,参加当年的“会试”。,参加当年的“会试”。当年担任“会试”正考官的是左都御史窦光鼐,他的年龄不仅比和珅大,而且比刘墉、纪晓岚等人大,还比乾隆大。此人脾气正直,办事死板,曾长期主持浙江省“学习政治”的工作,即负责教育、考试等事宜。
  因为他已经暴露了和珅在浙江的宠臣富豪、陈慧祖、王亶望等人的腐败犯罪,所以和珅总是恨他,总是想找个机会整整他,然后杀了他。御史窦光鼐在主持“会试”中,坚持以文取士,公平竞争,结果会试结果的前两名都是浙江人,第一名是弟弟王以鋙,第二名哥哥王以衔,“兄弟联合高第”于是“一片哗然”,认为这是一件大“奇怪的事情”。为什么会出现“集体骚动”的情况?因为在清朝,根据康熙1712年的圣旨规定,每个省二十八名举子录取一名。从那以后,在科举考试中保持省级平衡就成了不成文的惯例。如果第一个是浙江省的,那么第二个绝对不应该是浙江省的。这是省级平衡原则的基本体现。
  窦光鼐当时在中国的教育本身存在着南北不平衡,事情更加不平衡的情况仍然坚持文字,公平竞争的原则本身不可避免地会引起强烈的反对,更别说前两位是浙江人的时候也遇到了高考,而对于兄弟这1000年来最糟糕的现象了!正因为如此,才会在王以鋙、王以衔二被录取为为第一名和第二名的情况下,迅速出现了“集体骚动”的局面。这一次舆论对窦光鼐不利,因为这种做法已经引起了其他省份官员的强烈不满。在“集团骚动”的背景下,和珅觉得利用这个机会打击窦光鼐的时候到了。因此,他向乾隆皇帝报告说,他怀疑窦光鼐在审判前接受了他们的巨额贿赂,要么是为了展示他的成就,要么是收了王氏兄弟的钱财,所以他把试题泄露给了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乾隆皇帝大吃一惊,忍不住怀疑,决定再次派主考参加第二次面试。
  在这里,我们应该注意以下两点:第一点,窦光鼐让王氏兄弟成为浙江省的前两名的做法已经遭诸多大臣的怀疑,“集体骚动”认为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第二点,和珅向乾隆皇帝报告后,乾隆皇帝也感到惊讶。在这种情况下,乾隆皇帝派了一个新的考官,纪晓岚。当纪晓岚被窦光鼐和和珅夹在中间时,他会怎么做?他怎么能在不冒犯双方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并取悦乾隆皇帝呢?首先,窦光鼐和两名副主考在纪晓岚等人建议和乾隆皇帝批准后被降职。它是由窦光鼐发起的,他在没有得到乾隆皇帝事先同意的情况下破坏了省级平衡的原则,从而引发了一直潜伏在暗中的矛盾。窦广奈应该对此负责!与此同时,窦广奈的降级并不意味着纪晓岚本人站在和珅一边。虽然客观感觉似乎是这样的!事情是由窦光鼐开始的,他应该受到惩罚!
  第二,取消王以鋙殿试资格。窦广奈承担责任并不意味着王氏兄捡到无论如何,中国当时的教育水平在南方省份仍然比其他地区高得多。因此,应保持省级平衡的原则,并充分保持南部省份的面貌。这也是和珅能理解的!事实上,在和珅看来,只要把窦光鼐搞下去,是否应该继续保持南方各省的面子不再是他必须设法弄清楚的问题。因此,殿试结束时,前十名的卷子进呈乾隆皇帝御览,排出名次,排在第一名的竟是王以衔,乾隆问道,“是谁排的?礼部尚书纪晓岚说,“我排了。”。乾隆又问:“谁定了?”?”和珅说:“奴才定的。”乾隆觉得好笑,讽刺地说,“那么,你两有私情吗?和珅回报道:“此次阅卷诸臣皆秉公以待,绝无私弊,如有失当之处,不会做任何错事。如果有任何错误,为什么不换一个呢?”乾隆叹道,“所以,王氏兄弟在会试中联名第一第二是巧合。科第高下,自有天命,非人意所能测知,既已拆封,岂能再换?“皇帝说的是金口玉言,王以衔为头名状元由此一锤定音。弟弟王以鋙后来获得了一次补充考试。嘉庆六年(1801年)宫廷考试,从进士到仕途。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