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唯一动物园的守望者

2019-4-19 9:07:00  来源:东楚晚报   我有话说 

黄石唯一动物园的守望者

正在喂食的陶胜

黄石唯一动物园的守望者

望着游人的猴子

  黄石儿童公园中有一个小院,低矮的院墙紧挨着一处垃圾处理中心。

  如不是院墙上写着“动物园”几个字,任谁都不会想到这里有一个动物园。

  这就是如今黄石唯一的动物园所在,一个在地图上搜不出来的动物园。

  动物园里的抖音红人

  陶胜,今年46岁。第一次知道陶胜是因为一只受伤的银狐,他是前来救治的工作人员,当时这个举止颇有些夸张的男子引起了东楚晚报记者的注意。

  “我是抖音红人,你可以叫我双喜哥。”4月12日,记者在动物园见到陶胜时,他摆着pose这样介绍自己。

  动物园在儿童公园北面角落的一个院子里,门口摆了个参观15元的牌子,从简陋的铁门进去,左边有一间用来休息的卧室,墙角摆放着厨具和空置的笼子。右边便是动物园了,50平方米的露天院子里,摆着数个大小不一的笼子,笼中有两只孔雀,两只猴,一只狗熊,一只山羊,三只小猫,三只兔子,还有最近救治回的银狐,这就是动物园里所有的成员。

  “我是2016年5月份接手的。因为动物少,别人把一些野生的流浪狗流浪猫都送到我这里来,我都收。”

  2016年,动物园原先的老板因为动物交易存在违规,受到公安通缉。老板跑了,动物园无人打理。据陶胜的说法,当时老板的儿子找到了他,他这才接手,那时动物园的动物已经有一个多月无人喂食,原先还有只狮子,也在这一个多月里饿死了。寥寥几只动物也是靠着吃落在地上的树叶活了下来。

  接手后,陶胜花8000元购买了一批动物,想丰富动物种类,但饲养动物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没有太多经验,动物陆续生病死亡。光投入,没效益,家里人也不是很支持他。2017年抖音火了起来,陶胜便是那时候加入了抖友行列。他在抖音上发布动物园内动物的小视频,吸来了很多粉丝,最多的时候达到了7000人。

  “我的初衷是想借这个平台,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我们的动物园,同时针对我们动物园现在的环境状况和我目前解决不了的问题寻求一些帮助。”

  然而,在这个信息快速传播的平台上,叫好者多,真正帮得上忙的却寥寥无几,陶胜的初衷未能实现,他也就不再拍抖音。

  “猴子最终还是死了,我哭了三天”

  除开动物园,陶胜本身是园林局的园艺师,大多时候都是下班了才能到动物园,喂食照顾动物。

  由于动物园是露天的,陶胜便一直想为动物园搭一个棚子,只是一直得不到批准,公园不让。

  “因为没有相关的规划,城管部门不让,需要规划局批准同意。”儿童公园党支部陈书记告诉记者。

  冬天下大雪,对在露天环境中的动物来说,无疑是灾难。

  去年冬季的一天,天空下着鹅毛大雪,陶胜11点钟下班回来,发现有只叫“帅帅”的小猴已经冻僵了,但还有一口气。

  他跟家人说,想把猴赶紧送往医院救治,家里人表示不理解,说这只猴已经不行了,花钱划不来。

  于心不忍的陶胜背着家人向朋友借了一万多块,来救这只危在旦夕的猴子。

  从医院出来,陶胜为了更好地照顾它,把“帅帅”带回家住了两天,家人很不高兴。

  陶胜没办法,只好把它抱回了动物园,在动物园里给它值班,日夜看护它,不料,过了三天,这只猴还是离开了陶胜。

  “猴子最终还是死了,我哭了三天,现在我都不敢去回想这一段,太伤心了。”陶胜红着眼,嘴里不时吸口烟,他看着那只小伙伴曾经待过的笼子暗自神伤。

  原来动物园里还有一只小狗,怀孕了,大年三十,这只狗“难产”。在这本该在家跟家人团圆的日子里,陶胜毅然选择来到动物园,把这只狗送到博爱医院,花费三千多块给它做剖腹产。结果生下来四只小狗,可惜全部死掉了。

  陶胜把狗妈妈带回动物园好生照顾着,3月底,他有个朋友来动物园观看,看中了这只狗,领养走了。

  “有的游客来,想要,我就给他们养了。我从来不吃也不卖这些动物,因为我喜欢它们。”未来何去何从

  动物园虽小却存在许多问题,陶胜一直想正式搞,想扩大动物园规模,然而当时接手时陶胜只有一个代养协议书,证件用的是原主人的,并没有再办理相关证件。加上公园内条件不允许,只能作罢。至于动物更是只能圈养在笼中,无法走出。

  这些年环境好了,野生动物开始多了起来,黄石这个唯一的动物园在野保站挂上了号,遇到需要救护的动物,都会通知陶胜前去。

  对于动物园的情况,记者咨询了野保站站长朱修平,“如果需要办理手续证件,首先要找到原来的老板。扩大规模是不可能的,按照目前相关规定,城市内是不允许办动物园的。”

  事实上这个动物园的存在是不符合相关规定,但是黄石不能没有动物园。

  他告诉记者,目前主要的症结在于原老板找不到人,很多手续需找到证件原主人办理。

  “黄石现在只有这么个小型动物园,有需要临时救助的动物,都是陶胜自费救助的。

  例如今年2月有只受伤天鹅,就是动物园来救助。但是动物园环境确实太差,没办法。”除了证件的问题,资金也是个问题。动物园里动物虽不多,但每天供动物吃的食物费用也要一百多块,这对经济条件本就一般的陶胜来说,也是令人头疼的问题。

  “我刚接手的时候,工资不够补贴,没钱了就找朋友借,后来我开始收费,说是十五元一位,五元十元也照样让人家进来。这在经济上多少也算是一点补给,但事实上杯水车薪。”

  露天的动物园,地面很容易长青苔,为了防止滑倒,陶胜往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毯子。

  可在雨水多的季节,青苔长得太快,铺毯子也无济于事。

  在这个阴冷潮湿的环境里,笼内一只猴子的脸上长出了红斑,被大铁链系得死死的大狗熊用呆滞的眼神望着游人,孔雀又长又漂亮的尾巴拖在地上,也不知它们是否还有机会走出笼子。

  黄昏时,儿童公园渐渐落寞,偶尔才有三五人进出,娱乐设施空置着,知道动物园的人更是稀少,没有人游玩,守着动物园的陶胜靠着在园林局工作拿的工资勉强维持,而这样的日子不知何时才能有所改变。(东楚晚报记者 陆文博/文 何戈/摄)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